2013年12月4日早上,邯鄲市邱縣梁二莊鎮龔堡村,一筆6220元的社會撫養費,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軌跡:賣完玉米,超生戶艾廣棟服毒身亡,留下5個孩子;村支書艾連坤因此被開除黨籍,縣裡通報稱,他到艾廣棟家征收社會撫養費,是私自行為。事發後當事人艾連坤很快“失聯”,電話無法接通,人也“消失”了。但近日,他主動站出來澄清事實,講述自己如何為“大局而沉默”,在有關方面安排下替鎮領導“背黑鍋”的事實。(6月16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這位村支書到底有沒有替鎮領導“背黑鍋”?只需弄清楚三個問題。
  其一,征收社會撫養費是不是村支書的“私自行為”?縣裡的通報無疑也是地方鎮領導的意思。是不是“私自行為”,雙方都清楚得很。因為一個小小村官,沒有“尚方寶劍”在手,斷難有這般膽量和勇氣。是不是如其所說“有鎮領導坐鎮指揮”,很容易想象,且查起來也不難,任誰說都空口無憑。何況,他手上有一堆證據,如果不隨意杜撰,誰揣著明白裝糊塗都沒用。
  其二,村支書為什麼甘願“背黑鍋”?一方面是權力的逼迫,另一方面也是有足夠大的利益誘惑。這個誘惑,就埋在那句充滿想象空間的“不怕沒材燒”和“一個鎮里還養不住你”里。有沒有如此承諾,如果毫無對證,領導則完全可以否認。但親口所說的要“安排到鎮里上班”,卻留下豁口。無功不受祿,如果說不出個所以然,那隻能是欲蓋彌彰。而在自身利益受到威脅時,哪怕使用作假耍賴等無恥的方式,也在情理之中,並不難理解。
  其三,有無“將超生費的15%返還到村級”?這似乎無需辯駁。一者,不僅有知情人士爆料,當事人自己更是靠此吃飯。二者,這麼做早已是公開的秘密。比如浙江那位在“單獨二孩”過渡期生養的婦女罰款早繳“可以減半”;比如江西省修水縣將社會撫養費“80%的比例返還鄉鎮”;比如去年17個省(市、區)的超過165億元的社會撫養費去向成謎……本是讓超生者對社會進行補償的社會撫養費,要麼成了某些部門的“小金庫”,要麼成了一小部分人的工資獎金福利。”利“字當先,哪裡還談什麼“社會”?哪裡還顧得上超生戶的死活?
  為“大局保持沉默”並最終變卦,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普通村官的心路歷程。他從希望到掙扎再到失望,很清楚地傳遞出三層意思:其一,有些領導的話有時候根本不能聽,承諾,只不過是塗抹在鼻尖上的糖水,是金蟬脫殼計,你為他擋槍,受傷的只有自己,你跟他談仁義,無異於對牛彈琴;其二,一個人的善良底線不能丟,一旦底線失守,甚至為了一己小利違背良心,則必然走向惡,最終淪為權力的幫凶和犧牲品,哪怕這種惡只是對野蠻權力逼迫下的無奈妥協;其三,權力之所以如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乃至揮霍起來這般厚顏無恥,這表明手握權柄者,依然還沒有將制度敬畏、規則意識融入自我精神世界。如何讓潛規則永遠無法撼動規則,依然還是一個艱辛的過程。
  為“大局保持沉默”並最終變卦的村支書,也讓我們看到了他的良心未泯。雖然這種“變卦”只是為自己正名而讓人感慨唏噓。而隨著證據的呈現,是不是為鎮領導背黑鍋,真相很快水落石出。如果“是”,那他與自殺超生戶就都是權力的受害者,那麼,這樣的“變卦”,無疑就是對失範權力的反戈一擊。問責開始,思考也才起步:現實中還有多少依然沉睡的夢中人?他們又該如何被教訓徹底震醒?
  文/晴川  (原標題:揭開村支書背上“黑鍋”唯靠真相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室內設計

oi53oitc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